青春的艷火在各自生命中燃燒,火起,是他們;火盡,只留男孩一人步於世俗的道路之上。

 

同樣的城市,所有的事物並無大變,道路還在,車輛仍流,只是它們一台一輛、細緻卻粗暴地破壞那完美規律的樣貌。

 

人的卑微全因疑慮,害怕變數,害怕握在手心的會失去,便握得更緊,直至碎裂不堪。而男孩將這些衝擊後的碎片,更無情地輾壓至心底,上了大鎖,依舊給予外在最溫暖的微笑。

 

就這樣,開始習慣在日常裡假裝愉快,久而久之也不得否認,好像真的變快樂似的。是懂得自娛,還是忘了該怎麼悲傷,男孩不想再給自己疑問,只寄盼春雨降臨之前,寒風還沒有颳盡。

    球球球球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