船駛進了煤望島,這裏充滿熟悉又陌生的物件,它想在此重新找回航海的初衷與熱情。當然,船是自己這麼想的。

 

煤望像極了人類言詞中的沒希望,這厭世又悲觀的定義或許是吸引船入港的原因,但映入眼簾的卻都是生機蓬勃的盛況,船更喜歡這樣子的矛盾。

 

島上有一名男孩,他正在積極的洗煉各種煤料時,看到了船,船也看到了他。他們眼神交流著默契又冷靜的頻率,甚至添許了幾分尷尬。

 

男孩問了船:「你覺得你像一艘船嗎?」

 

船走上了岸,甩盡身上的水,笑著說:「你好,我是一艘船。」

    球球球球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