船洩盡了海水,全身也舒坦了許多。木船再次用力一頂,將船頂正回水中,但受傷的痕跡還沒有完全復原,船搖搖晃晃的不穩於世。

 

木船要忙碌了,它升起船帆向外游走,並示意初癒的船不要離橋岸太遠。船岸耐不住躁動,四處遊歷了一下木船的居所。

 

周遭有許多植株,看起來木船喜歡與自己本質相近的一切在一塊;還有一些顏料,應該是木船身上浮世繪的來源,用來妝點傲然於世的色彩,即使是艘木船。

 

船宛如看到了新的世界,雖然這裡沒有大海洶湧刺激,但卻有如桃花境地的存在。船在海上看盡了繁華盛落,卻第一次於此認同自己的價值,在一個平靜簡單的橋岸邊。

 

船的心情與傷痕平復了許多,它慢慢地悠遊在附近時,一隻受傷的海鷗降落在船上。

    球球球球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