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洋流的飄動、魚群的推移,沒入海底的船跟著流動了起來,宛如剛死亡的新生命,有點衝突又不失違和。

 

飄阿流阿,滿載著海水的船被推移到了一座不起眼的橋下擱淺。這裡有著多輛船隻的痕跡,卻只見一艘滿身浮世繪的木船停靠在此。

 

木船沒有聲音,也沒辦法發出聲音,它只擺動了船帆向船釋出善意。船很開心,但也無力回禮,滿載的海水是傷痛的累贅,唯有洩盡海水才能有重生的機會。

 

木船機靈,游了一把將船傾倒在陸地上,船上海水慢慢湧洩。

    球球球球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