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6-02-155347.JPG

這是我看到日本的第一面貌,風光明媚,且得知當時正暴雨襲台。

 

再來是夢寐以求的台場,那是我們旅程的起點,搭著宛如文湖線的列車,抵達了童年最滿的回憶。

 

1999年的夏天,數碼寶貝在那裡出現了。

 

還記得四、五歲的我,茫然的看著中視的神奇寶貝,在只有老四台的時代,隨便按都只能在這之間徘徊,不巧的我看見太一與滾球獸的相遇。

 

不過不知為何,現場看來突然有點惆悵。吸血魔獸從富士電視台橫空降臨,海獅獸在濱海公園超進化,或是最早最早,那個在光丘的起點,其實都是記憶中最美的色調,卻又有點不同。

 

或許是因為長大了,現實的我們以及被選召的孩子們。

 

其中,嘉兒的光芒最耐人思索。摯友的身亡、世界的毀滅,一個瀕臨崩潰的人怎麼還有辦法發光發熱?或許是心底的黑暗襯托出光芒的耀眼吧。

 

2014的夏天,熟悉的歌曲以成長呼喚了童年。雖然Tri.整部不盡人意,但我看到的是更多成長後的糾結與躊躇,或許長大是必經的潰爛,是想法的潰爛、行動的潰爛以及果決的潰爛。


我們好像都忘了當初的自己,敢作夢敢行動的勇氣已不復在。

    球球球球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